當前所在位置: 網站首頁>認識西藏>景點介紹

詩意田園嘎朗村: 好生態就是一個“好飯碗”

時間:2019年12月27日 來源:中國西藏新聞網 作者:

背景色:


圖為馬兒在嘎朗湖邊吃草。記者 扎巴旺青 攝

嘎朗村位於林芝市波密縣西北方,隸屬古鄉,距縣城17公里,平均海拔2700米,地處最美景觀大道318國道旁和世界最大桃花谷——波密桃花谷谷口, 著名的嘎朗王朝遺址就在村中。2010年10月,嘎朗村被中國生態文化協會評為“全國生態文化村”;2013年3月,嘎朗村被自治區環保廳評為“自治區級生態村”。波堆藏布與帕隆藏布在村莊腳下匯合形成國家級濕地公園——西藏嘎朗國家濕地公園。

安逸恬淡的生態田園詩

十月初,瑟瑟秋風帶來些許寒意。但嘎朗村裏的風景卻極美。這裏匯聚了高山、湖泊、森林、草地等大自然的萬千恩寵。

嘎朗村附近是面積約兩平方公里的嘎朗湖,它是西藏嘎朗國家濕地公園的重要組成部分。深秋時節,湖中的水草悄悄染上了黃色;肥美的魚兒在湖邊淺灘處泛起泥沙;湖邊野桃熟了掉落枝頭,成了藏香豬口中的美食;幾匹馬兒在湖邊吃草,“叮鈴叮鈴”的聲響成了絕妙的伴奏;村裏的房屋也爭奇鬥豔,紅色、藍色的屋頂在綠樹叢中若隱若現;桃花谷深處的山頂已落滿積雪,雲霧如絲帶一般將雪山與森林隔開…… 像極了安逸恬淡的生態田園詩。

與嘎朗湖隔着一條公路,就是古老而神祕的嘎朗王朝遺址。它依山而建,有着600多年的歷史,與嘎朗湖相伴,一年四季“靜看閒雲野鶴,閒聽花開花落”。2016年,由旅遊公司投資800萬元,村民參股200萬元,修建了“嘎朗王宮殿博物館”,景區裏還配套修建了賓館、公共廁所等。村民按照提成分得紅利,兩年來村集體經濟收入8萬元。

把環境保護納入村規民約

1996年次仁索朗當上了嘎朗村黨支部書記。那時的嘎朗村周圍樹木並不多,村裏每年都要組織羣眾在帕隆藏布和波堆藏布沿線植樹,平均每户人家每年要植樹10-15棵。“那時村裏沒有自來水,人們吃的水都是從波堆藏布背上來的。一桶水背到村裏都成了半桶,衣服褲子也都濕了。”次仁索朗説。

在次仁索朗擔任村黨支部書記後的20多年時間裏,嘎朗村每年都要組織植樹。隨着環境保護力度的加大,村民的環保意識日漸增強。2013年,嘎朗村設立了7個衞生監督小組,每組10-12人,全村一共有70多個衞生監督員。每天上午9:30到下午18:30,會有5名衞生監督員在村子周邊和318國道沿線收撿垃圾。

村容村貌的整潔乾淨離不開每一位村民的自覺自律。以前村民沒有垃圾回收的概念,自家的垃圾都是按照傳統方式進行處理。2016年,嘎朗村設置了10餘個垃圾桶,修建了兩個垃圾池,村民的垃圾會先扔到垃圾桶,再集中到垃圾池。當垃圾池填滿時,村裏會打電話從縣城叫來垃圾回收車,收走垃圾池中的垃圾。“多的時候兩三天就有一車垃圾,但它們並不全是村民的。週末的時候,平均每天到嘎朗村過林卡的車子會超過60輛,會產生很多垃圾。”嘎朗村第一書記張允琛説。

除了村民的自律,嘎朗村還將環境保護納入村規民約,人人都成了環境監督員和保護員,實實在在做着環境保護工作。

人人都是美麗家園守護者

在與次仁索朗、張允琛聊天的過程中,一個手拄枴杖、體型微胖的人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。次仁索朗介紹説,他叫索朗仁青,今年56歲,是嘎朗村的生態護林員之一。

索朗仁青家裏有6口人,自己腿腳不便,妻子耳朵有疾病,女兒已經出嫁,兩個小孩在內地讀書,還有一個兒子在家照顧夫婦二人。考慮到他們家的實際情況,2016年,索朗仁青被聘為嘎朗村的生態護林員。

在成為生態護林員的3年時間裏,索朗仁青一絲不苟巡山巡路,制止亂砍濫伐、亂扔垃圾、林區抽煙等行為。他還會提醒遊客和過林卡的人帶走垃圾,提醒人們勿帶火種進山也是他日常的重要工作。

“我從小在這個村子長大,看着村裏通水、通電、通路,山也一天天綠起來了。現在我當上了護林員,每年有3500元的收入,村裏又安排我兒子去學習挖掘機駕駛技術,每月有3500元的工資。去年,政府還給我家資助了5萬元錢蓋了新房子,真的很感謝。我要做好護林員的工作,守好這片林子。”索朗仁青説。

現在,像索朗仁青這樣的生態護林員在嘎朗村還有很多。張允琛介紹,2016年至今,嘎朗村共有3批102人獲得生態崗位,包括護漁員、環境保潔員、農村公路養護員、農村飲用水源地保護員、水資源管理員、草原監督員、森林生態脱貧崗位、林業生態崗位等,他們在各自的崗位上時刻關注着嘎朗村的環境。

眼下已進入森林防火重要時期,索朗仁青和他的“同事”們也開始忙碌起來,他們每天巡山護林,成為嘎朗村生態環境的守護者。(記者 韓海蘭 扎巴旺青 德吉卓嘎 董秀麗)


政務APP

政務微信

政務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