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祖國邊疆描繪生命的壯麗色彩

時間:2020年08月07日 來源:西藏日報 作者:

背景色:

墨脱位於西藏自治區林芝市南部,是我國重要的邊防要地。1962年6月,成都軍區某部三營進駐墨脱,並在這塊聖神國土上屢建功勳。

千百年來,通往墨脱的路只有一條人腳馬掌踩踏、雪水亂石沖刷的崎嶇山道。戰士們進出墨脱或在墨脱境內巡邏,都要穿過冰川、瀑布、懸崖以及毒蛇出沒、螞蝗肆虐的原始森林,其艱苦程度常人難以想象。1976年5月,副連長張洪萬和6名新戰士翻越多雄拉山時,突遇雪崩。危難之際,張洪萬指揮6名新戰士成功脱險,自己卻被埋在了冰雪中。那天,他的兒子正滿週歲,還沒見過爸爸的面。1987年9月18日,三連奉命到海拔4700米的山口巡邏。一條10米寬的河流橫在他們面前,河面架着一根朽木,走在最前面的姚林第一個過“橋”。不巧,大浪襲來,把他掀進了急流,戰友們只抓住了他的揹包。這年,姚林才18歲。在烈士陵園裏,戰友們含淚掩埋了他的揹包和一張稚氣未消的照片。國家科學考察隊進墨脱考察,副排長廖文強和戰士鄒永安、索姆扎西等5人執行警衞和保障任務。沿途遇到雪崩,5位戰士手拉手在茫茫雪地裏摸索着前進,不幸墜入冰湖。當戰友們找到他們時,5位烈士緊緊抱作一團,鮮活的生命定格成冰湖裏的冰雕。戰友們流着眼淚,點燃乾柴將冰雪融化,安葬了5位烈士。

由於物資運輸成本高,國家每年要投入大量經費來保障駐守墨脱官兵的生活物資。為了減輕國家負擔,三營在完成戌邊任務的同時,自己動手燒石灰、建磚窯,蓋起了營房,還在荊棘叢生的荒地上開墾出數百畝土地,四川辣椒、雲南蘿蔔、陝西韭菜、山東大白菜等20多個品種在墨脱落地生根。與此同時,官兵們還手把手教當地羣眾插秧、施肥、灌溉技術,大力推動了墨脱農業發展。

江河縱橫的墨脱,當地居民過河越灘,要靠漂牛皮筏子,每年都有行人葬身河谷。三營進駐墨脱後,開始在雅魯藏布江上架設鋼索大橋。整座鋼索橋需要12根長300米、直徑4釐米的鋼繩,部隊抽調75名身強力壯的戰士,每人間隔4米,一條龍地肩扛鋼繩,整整走了100天,把鋼繩運進了墨脱。1964年,墨脱第一座鋼索大橋勝利建成,人民一片歡騰,取名“解放大橋”。之後,三營官兵又在地東、阿尼、月兒冬等地建起了12座鋼索橋,還架設了86座小木橋,有效改善了駐地羣眾出行條件。

長期以來,駐守墨脱的三營官兵在極其艱苦的環境中,為鞏固國防、建設邊疆作出了突出貢獻,多次被成都軍區、西藏軍區評為“先進基層黨委”“封邊控邊先進單位”“藏區維穩先進單位”等,1992年9月,中央軍委授予“墨脱戍邊模範營”榮譽稱號。半個多世紀來,駐守在墨脱的官兵換了一批又一批,但他們堅守“老西藏精神”“兩路精神”,用忠誠和擔當克服着艱苦環境的嚴峻考驗,用真情和真意譜寫着一曲曲“民擁軍、軍愛民”的感人樂譜,用青春和熱血守護着祖國的邊疆。

(本故事文字由區黨委黨史研究室提供)

政務APP

政務微信

政務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