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國守邊的桑傑曲巴

時間:2020年10月12日 來源:西藏日報 作者:

背景色:

上世紀50年代末的一天,位於中印邊境的隆子縣玉麥村(當時叫玉門)日拉雪山腳下,一幫匪徒一邊高喊“紅漢人要來了,他們吃人肉,喝人血”,一邊擄掠當地羣眾的生產生活資料,然後匆匆向南逃竄,逃竄時還不忘盅惑“要活命,跟我們走”。在匪徒的蠱惑恐嚇下,當地不少村民也趕着牛羊跟着去了。“狼掛起山羊的鬍子,依然改不了兇惡的嘴臉。他們的話,我不信。”村民桑傑曲巴堅決留下來。其他幾户人家見此,也選擇留下。

1959年,西藏實行民主改革,玉麥人也當家做了主人。1960年,玉門更名玉麥,設玉麥鄉,桑傑曲巴被任命為玉麥鄉鄉長。這時的玉麥鄉只有3户羣眾。

1962年10月,對印邊境自衞反擊戰打響。桑傑曲巴帶領當地牧民為前線部隊運送彈藥和給養。通往前線的路都是盤山小路,不是懸崖就是峭壁,有的地方僅容一人勉強通過,稍有不慎就會掉落懸崖。桑傑曲巴卻説:“金珠瑪米為我們驅趕外敵、奪回家園,他們流血犧牲。我們為他們運送物資,義不容辭。”

由於玉麥鄉條件艱苦,區黨委、政府決定把玉麥鄉搬遷到日拉雪山的另一側,給他們蓋了房、分了牲畜。住上新房子的桑傑曲巴卻總面露愁容,他説:“毛主席讓我翻了身,當了鄉長,可我這個鄉長連家也沒守住。”過了一個冬天後,桑傑曲巴和妻子就帶着卓嘎和央宗兩個年幼的女兒,趕着牛羣,翻過日拉雪山,回到了玉麥。這時,通往玉麥的路已是野草叢生,房間裏的東西也差不多被印度邊民拿走了。桑傑曲巴對妻子和兩個女兒説:“你們看,沒有人在,家裏的東西是保不住的,必須要有人在,才能看好家。這裏不僅是我們的家,更是國家的土地,我們得在這兒守着。”在玉麥生活,其艱苦是難以想象的。桑傑曲巴一家人所需要的糧食和其他生活用品,都要翻越3座海拔5000米的大雪山從山外背來。每年大雪封山前,桑傑曲巴就要揹着自家的畜產品翻山去換回下一年的口糧。

一年夏天,一架直升機降落在玉麥,一羣全副武裝的印度士兵強行把印度國旗插在玉麥最高的山上,並在通往山外的路口設卡,盤查過往行人。桑傑曲巴憤怒地向他們提出抗議,但抗議無效,蠻橫的印度士兵還威脅要殺掉他們一家人。桑傑曲巴知道,面對荷槍實彈的侵略者,硬碰硬並不是明智之舉,要想守住這片土地,還是要靠金珠瑪米。於是,他隻身徒步到扎日鄉報告相關情況。平時7天的路程,桑傑曲巴只用4天就趕到了。消息送到了,金珠瑪米來了,侵略者走了,桑傑曲巴倒頭睡了一天一夜。

桑傑曲巴從縣上開會回家時,帶回一張彩色畫像,他指着畫像説:“這就是我們的大救星毛主席。”然後,他恭恭敬敬地把毛主席畫像供在屋子裏最顯眼的地方,還給畫像獻上了哈達。

有一天,桑傑曲巴買回一塊紅布和一塊黃布。年幼的卓嘎和央宗以為父親要給她們做新衣服。但吃過晚飯後,桑傑曲巴卻在忽明忽暗的油燈下展開那塊紅布,用剪刀把紅布裁剪成長方形,然後又用筆在黃布上畫了五角星,用剪刀剪下來。讓卓嘎穿好針線,一針一線仔細地縫起來。當五顆五角星整齊有序地排列在紅布上時,桑傑曲巴把一家人叫到身邊,鄭重地説:“這是中國最寶貴的東西,這是我們的國旗!”第二天,他把國旗固定在一根竹竿上,插在屋頂。一家人還排起隊,舉行了莊嚴的升旗儀式。從那以後,五星紅旗就一直飄揚在玉麥的天空下……

1964年至1996年的三十多年間,桑傑曲巴一家人是玉麥鄉僅有的一户人家。他們以放牧為生,守護着祖國上千平方公里的國土。

2001年,77歲的桑傑曲巴老人去世。臨終前,他囑咐家人:“你們不要因為玉麥苦,更不要因為我走了,就離開這裏。這是祖輩生活的地方,更是祖國的土地,一草一木都要看好,守好。”卓嘎、央宗姐妹銘記父親的遺志,始終秉持“家是玉麥,國是中國,放牧守邊是職責”的堅定信念,幾十年如一日,像格桑花一樣紮根在雪域邊陲,做神聖國土的守護者、幸福家園的建設者,續寫着愛國守邊的動人故事……

政務APP

政務微信

政務微博